第512章 造個機緣把大師引出來

    火云城。

    夏拓盤坐于石殿,手中抓著受命于天璽,小小的印璽泛著青銅色,古樸、內斂。

    就在剛剛不久前,他的印璽發出了觸動。

    有人在窺視他。

    這種場景在一年前出現過三次,應該來自三大伯部,但這次讓他感到很意外,這又是誰在窺視他。

    可惜追尋了良久,都無法找到根源在哪里,最終無奈下只能作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中石闕,有肉香彌漫,酒氣交織,一座石舍內,一個身穿破舊獸袍,模樣干瘦的老者盤坐在石案前,扒拉著面前銅鼎中的藥膳。

    鼎中是一只荒牛腿肉,配上了山參和一些珍菇,湯汁泛著金琥珀色,濃郁的香氣繚繞。

    老者大手抓起荒牛腿朝著嘴中塞去,大口嚼著,片刻的功夫,荒牛腿就吞下了肚子,接著又撈起了山參珍菇下放進了嘴巴里。

    “牛肉有點老了,硌牙,應該是老荒牛了,山參年歲才十來年,藥力都還沒聚,珍菇有些發澀,一看就是浸的時間長了一些,算了偏遠小城,還真不能講究這么多。”

    吃完后,老者抹了抹嘴巴,有些意猶未盡,眸光透過石窗朝外看去,所過之處將城池、武者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他選的這座石闕位置剛剛好,是城中少有幾處可以看得清楚中央傳送巫陣的地方。

    火云城中央,傳送巫陣的定星樁傾倒了一根,陣臺中央開裂,向前的空間靈晶和中品靈晶,已經提前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仔細打量著壞掉的傳送巫陣,心中有著思量,小半日后,老者微微點頭,起身走了出去,徑直朝著傳送巫陣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從傳送巫陣被毀壞,駐守在大陣旁守護大陣的兩位神藏巔峰武者,可就倒了霉,本來是三人的,但好巧不巧當時枯木族的枯椿長老返回部落了。

    本來這也沒什么,畢竟傳送巫陣在三族手中掌控了千年了,哪有人敢來破壞,更何況三大伯部都有強者在此坐鎮。

    但偏偏意外就這樣降臨了。

    枯椿長老雖然當時沒在,但也受到了懲戒,三人這一年守著傳送巫陣寸步不離,看誰都像破壞傳送巫陣的人。

    這天,三人各自在石殿中修行,大陣早就有族中武者圍在四周警戒,連火云城的散修都無法插手進來。

    “閑雜人等不得靠近大陣。”

    駐守在大陣前的天脈境武者,看到一個破舊獸袍的老頭走來,頓時攔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告訴月天闕,我來了。”

    駐守的天脈武者雖然不是天月伯部的武者,但月天闕之名卻是知道的,那是天月伯部的族主。

    來人敢直呼月天闕之名,要么是瘋子,要么就是前輩高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選擇相信后者。

    “大人請稍后,我要回稟族中長老。”

    沒多久,閉關的三族長老匆匆而來,看到了老者。

    “敢問大人找我族族主何事?”

    天月伯部的長老月林山,率先拱了拱手,問道。

    “修大陣,讓月天闕來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毫不在意,眸光投落在破壞的大陣身上。

    月林山河其他兩人相互對視一眼,接著說道:“這位大人先進入石殿休息片刻,我這就傳訊族中。”

    他們一點都不怕這是不是個老騙子,就算是真的是老騙子,等到騙術戳破的時候,自然是要付出代價,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天后,一艘十丈大小的飛舟凌空而來,落到了城中央,飛舟上三道身影落下,朝著石殿中走去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夏拓正在擺攤,接著收起了攤子,將碎骨頭、爛礦石一股腦的裝進獸皮袋子,背著就朝著遠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這里太過于靠近傳送巫陣,三大伯部的伯主雖然斂去了氣息降臨,但那種高階武者所擁有的氣勢是躲不開他的感知的。

    同樣的,他也沒有絕對把握在三大伯主身前完全不露出馬腳,先前受命于天璽傳出的波動,讓他感覺到蠻荒強者大有人在,還是小心點好。

    能夠讓三大伯部親臨,毫無疑問是有關傳送巫陣修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緊不慢的返回到了自己原來的小院子,將這些日子以來的氣息斂干凈,接著悄然走出了火云城。

    小半日后再次回來的時候,已經重新換了一個模樣,走進了城中食闕,要了一大桌子藥膳,大吃起來。

    傳送巫陣的修繕時間不會太長也不會太短,以三大伯部的力量,準備好修繕傳送巫陣的所需的材料完全沒有問題,接下來就要看出手之人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傳送巫陣所在的地方,被漫天銀光包裹,一道道道符隱現,根本從外面看不到里面的絲毫場景。

    夏拓沒有用精神意念窺視,大陣附近的幾人都是大拿,稍有不慎就會被捕捉到,他在想一個很嚴重的問題,就是這么大個的巫陣大師,怎么逮~額~怎么請。

    能夠修補傳送巫陣的陣法大師,對于空間的造詣絕對很深,于洞虛中穿行可以說家常便飯,向他來說輕易間都不會撕裂洞虛前行,萬一老頭直接撕裂虛空就走了,他哪里抓去。

    怎么將其引出來是個大問題。

    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但他連這個修補傳送大陣的人樣子都不知道,哪能知道其所好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只要是寶貝,都喜歡。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夏拓離開了城中,他發現了自己謀劃中的大問題,就是這次請的是一位大師,還是長腿會跑的,必然不會受人擺布。

    怎么辦?

    小半天后,他已經身在幽冥血山。

    “可找到幽冥血山的隱秘所在?”

    看著螺,夏拓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就是它。”

    螺的手中托著一盞銅燈,絲絲縷縷的黑線從銅燈中散發出來,匯聚了一種極致的陰寒,四周虛空都締結出了滴滴陰氣水珠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夏拓點了點頭,銅鑄的燈臺,他看不出絲毫的異樣,不過既然被族人得到,那就是大夏的寶貝了。

    “你即刻返回族中,將遜風侯長老,大祭司,劍欞長老,要是胖長老出關了,也一并喊來。”

    螺沒有問為什么,朝著山中傳送巫陣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夏拓看了看四周的陰寒云氣,最終決定還是不在血山搞鬼,這里有大夏的傳送巫陣,不得不小心。

    沒多久,遜風侯、大祭司和胖哥三人乘坐傳送巫陣來到了幽冥血山,至于劍欞由于在疆域中忙碌,一時間無法通知到。

    “一位陣法大師,對于空間的掌控必然到了登堂入室的境地,還有其他強者在其周圍,想要將其請回大夏有些難度,所以我準備造個假的機緣,吸引其前來,給咱們創造一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夏拓簡單的將事情對著面前的三人說道,巧兒和胖哥都深以為然,唯有遜風侯還有些不適應大夏的請客方式。

    面露詫異的從夏拓三人臉上掃過,怎么說也是堂堂顯圣境的強者,接受能力很強大,沒多時就恢復了神色。

    看來,他對大夏還是有些不甚了解。

    密議好了之后,夏拓朝著火云城而去,看到城池中央銀光閃爍,明白傳送巫陣并沒有修繕完全,不由得松了口氣,接著朝著火云城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火云城北方荒野山林,他出現在了一片大湖上空,所謂機緣造化,遺藏洞府,皆有異樣,或是有地勢之利,或是有神異霞光。

    朝著大湖中落去,滾滾大水隔絕在體外三尺,這座大湖緊連著青龍水,水中有不少水獸和魚蝦生活。

    大湖足有三千里方圓,湖底最深處達到了萬丈,深處黑漆漆的一片,生活在水底的水獸一個賽一個的丑,小眼睛瞇著,都快要沒有了。

    在水中,他拿出了受命于天璽,接著一道熾盛的紫光通天徹底,擊穿了浩瀚水潮,沖入了天穹深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云城。

    渾空將空間晶石一塊塊鑲嵌在陣臺上,等到最后一塊晶石歸位的剎那,定星樁上的銀光綻放,虛空泛起了陣陣漣漪,好似水波一般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渾空大師,精湛的陣法讓人流連忘返。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后,枯木族主輕吟,反正說好話又不花靈晶,大陣給修好了,他自然不吝嗇幾句好話,說不定以后還有用到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枯木族主謬贊了。”

    渾空從傳送巫陣中走出,接著說道:“定星樁已經歸位,等待幾天后,就可以投入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渾空大師了。”

    月天闕輕吟,瑩白的手掌攤開,盈光朝著渾空手中落去。

    接過月天闕給的報酬,渾空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,城北一道紫光橫貫天穹,引動了四方武者矚目。

    月天闕眸光朝著北方望去,瞳孔中被耀眼的紫色給充盈,神色不由得微變,當然在她身旁的其他幾人,也是神色變換。

    “咦,如此異象。”

    渾空眼中露出一抹驚訝之色,笑道:“老夫孑身一人,對于異聞最喜歡探究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語罷,他踏步凌空,朝著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“咱們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枯木族主一看,接著三道身影緊隨著渾空而去,三族對于一些事情向來都是同氣連枝,一同進退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河南跑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