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章:幽王之冢

    見我們坐好之后,這老人,也即是永安土工施家現在的掌舵人,重重嘆了一口氣后,才對我說道,“方先生真是年少有為,大名久仰。老朽我窮一生精力和時間,都沒能找到這三大陵王墓。方先生年方二十出頭,都不到三十歲,就揭開了這三大陵王墓的終極秘密,這是不世之功啊。方先生有沒有想過,這個大秘密,對于你將來得到的財富和權力,能夠有著怎樣的推動啊?”

    這老人,說的沒錯,相對于巫師世界一百多歲及至一千多歲的年齡壽命,三十歲,確實尤如嬰孩一般。但前提時,你得有命活那么長,所以,實力,才是真道理。

    不過,聽了老人這親切而直接的話語,我還是笑著說道:“老人家,我雖然是一名巫師,但說到底,也是一個普通人類,凡是人類,對于這正當的財富和權利,渴望是正常的。但可能晚輩見識淺薄,我實在想不到,這三大陵王墓里,有什么值錢,或者值得挖掘的東西在里邊吧?”

    顯然,我這話,有點兒托詞,如果真沒有,我也不會去收集深藍麒麟碎玉了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是這樣的。可能每個人,對財富的理解,都是不一樣的。老朽覺得,這三大陵王是我們永安土工里的頂級人物。而飛天將軍司徒空,那可是古華夏大陸大漢王朝漢武大帝親封的狼騎尉頭領啊,那可是巫師一族巫皇一樣的存在,甚至比巫皇還要地位崇高。這兩者之間當時密切合作,我想,肯定是存在巨大的利益的。我覺得,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您老人家說的沒有錯,不過,以我看來,不管是三大陵王,還是飛天將軍,財富對他們來說,其實跟糞土無疑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么,方先生,對您而言呢?這古董文玩,珠玉金石,您認為,這些東西有價值嗎?”

    “跟您老人家不講假話,不是我方南燕自認甚高,在我還是一個普通人類的時候,別說珠寶黃金,就是普通金錢物件,我也特別渴望,但自我入了巫師世界后,對財物這個東西,基本上是越來越淡然。這樣的轉變,其實我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這個也正常,方先生。您現在是巫族的四部掌控使,又是龍族的納布長老,還是觀陰術士們的大恩人,本身又跟光明圣教關注匪淺,加上新近崛起的楚雄勢力也與您友善。這樣的地位,不能說是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,那也是非常稀少,千萬中無一了。我覺得,您是將對財富的追求,變成了權力的上升。我活了八十多歲,深深明白,人的欲望那是永無止盡,消失一個,并不意味著欲望消失,而且是追逐在了別的方面。”這老人家,雖然只有八十多歲,但確實,已經活成精了。

    從另一方面看來,這永安土工的勢力,也是不可小覷,對我身上發生的一切,老人簡直是幾句話就做了最終總結。最后一句話,更是說到了我的心坎里。就算是我自己,除了對自己在光明圣教中的緣源,還不算了解之外,剩下的了解程度,也跟眼前這老人,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我,確實對普通人類世界感興趣的財富和權力,那是一點兒興趣也沒有。但是,隨著自己靈修力的越來越高,對巫師世界當中自己擁有的權力和權利,那是越來越在乎,并且,對待普通人類和普通巫師,也越來越有那種權利味兒了。

    看到我在思索,并沒有答話,老人繼續說道,“或許是我老糊涂了,方先生并沒有明白我說的這些話。這樣吧,多浪費方先生一些時間,老朽給你講個故事,你聽完,就能夠明白我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我也閑的沒事,去殺掉接下來的兩大僵尸王貓臉老太和子母陰怪,還需要永安土工的配合。沒有他們,我還得浪費大量的時間周折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就說道,“晚輩有的是時間,這里洗耳恭聽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發生在我幼年時期,當時我只有九歲,永安村都在傳言,在一個叫作清涼臺的地方,發現了一座大墓。這座墓的主人,是大漢王朝漢武大帝時期的一位親王,地位顯赫,墓葬宏大。我們稱之為幽王之冢。但讓人想不到是,當時華夏大陸各地,凡是數得上名的土工,都跑過去了。

    永安土工聞名天下,當然也去了。據我了解,當時施桂兩家的精英,幾乎全部出動,而且,散族的土工能人,也全部跟了過去。因為我當時年齡太小,所以不可能跟去。母親跟我說,應該是這座大墓實在太過兇險,機關重重,所以才讓全華夏大陸的土工們傾巢而出吧。否則,這盜墓掘墳的,當然是分財的人越少越好,沒理由這么大一幫人,幾十個派系,一起去搞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沒有多長時間,出發的人,都回來了。但這是一群什么樣的人啊,衣衫襤褸,人馬不齊,傷痕累累,幾乎一大半的人,都永遠不會回來了,跟出發時的雄糾糾、氣昂昂,簡直是天壤之別。我爺爺死在了這墓里,我老爹變成了殘廢,從些,老爹再也沒有出過任務。不過,讓我們奇怪的是,這活著回來的所有人里,沒有一個人透露,這次盜墓究竟發生了什么。如果說,永安土工都死傷大半,那其他的土工隊伍,豈不是有可能全員覆沒嗎?方先生,您能想到,他們為什么只字不提嗎?”

    我正在思考,幻首就直接替我說道,“我想,是不是這幽王之冢實在是太過兇險,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。所以,你們族人為了避免后人白白犧牲,就連說也懶得說了。”

    這千年老蟲子,都學會搶話了,不過,他說的對,我也有這個意思,不過還在猶豫當中。聽完了我的話,老人頻頻點頭,像是很認同我的觀點。

    之后,這施家老人繼續說道,“看來,方先生果然是睿智過人,真實情況確實跟你說的差不多。我們永安土工,這一輩子都是和土里埋著的東西打交道,什么樣的墓坑沒有見過,越是頂級危險復雜的墳墓,越能激發我們的斗志,我們越是要破解掉墳墓里的重重機關。這一點,也是我們永安土工的族規,我們永安土工雖然靈修力很一般,戰斗力不強,但我們也不想被其他三族看成是膽小怕事之人。

    可是,這清涼臺幽王之冢卻成了一個特例。我們永安土工一族中所有長輩,都不希望自己的后人再去哪里。包括我,也不止一次向父親,還有其他族中長輩問起這件事情,但沒有一個人,哪怕透露一個字給我。直后四十一年后,我五十歲,當上了我們族的族長。我剛當上族長后不久,一天晚上,族中幾位有聲望的長輩,才把我叫到族中議事廳,詳細跟我說明了當年幽王之冢發生的險惡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上族長的四十一年前,全華夏大陸一族的土工們,合力進入了這座機關重重、異常兇險的幽王大墓。剛剛起棺時,就遇到了帝羓子,這帝羓子,實際上就是頂級僵尸的一種,你也可以認為,就是跟銅礦黑僵差不多的僵尸王。不過,這帝羓子是用曾經擁有親王,甚至是帝王身份的人,做的一種僵尸。因為古時,不僅華夏大陸族人,就算是亞新大陸北漠荒地的塞外族人,大多也會用巫法制造僵尸。當然了,財富和權力越高的人,這方面的制造能力就越強。

    于是,這親王和帝王,為了避免自己死后,被人打擾尸身,就會選擇用邪法入身,在自己死后,一旦尸體見光或者見人氣,就會變成強大的帝羓子。如果埋尸地,正好也是養尸地,以邪法為基礎,這尸首長期吸收天地陰氣,就算不見光見人,也能變成刀劍不入的黑僵。比如,方先生剛剛殺掉的北邙山銅礦鐵尸王,就是這樣的黑僵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就算這黑僵,或者說帝羓子再厲害,也不可能是這么大一群頂級的土工們,所不能對付的吧。永安土工怕的,不是僵尸,而是另有其人。這群人,實在是令人吃驚,這是一群圍繞在帝羓子周圍的活人,這群活人不僅可怕,而且還豢養著一群可怕的怪物。”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河南跑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