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 黑店(下)

    龍堡,主建筑。

    鄧肯大巫師的辦公室內。

    “鄧肯先生,這是我們團隊的房租。”一位大個子的騎士從空間戒子內取出了一些元素晶石,遞給了鄧肯巫師道。

    他身后站著十幾人,大部分是騎士,有兩位的巫師,顯然也是一支專業而成熟的獵龍隊。

    “您要離開了嗎?法爾先生。”鄧肯巫師接過元素晶石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這段時間我們獵了兩頭龍,大發了一筆,是時候回去休息一段時間了。然后展開新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大個子騎士法爾笑著說道,他的隊伍人人都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獵龍十分的危險,高風險,高回報。有的人獵一頭龍就會選擇離開,最多不會超過三頭,因為那太危險了。

    很多獵龍隊伍都被龍給殺了,帶著的財富,成了龍的戰利品。

    這支隊伍非常謹慎,在獵了第二頭龍之后,就選擇離開。

    “祝您度假愉快,也歡迎您隨時回來,法爾先生。”鄧肯巫師笑著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感謝您,鄧肯先生。”法爾先生也笑著說道。隨即,這支隊伍在法爾先生的率領下離開了主建筑,并走出了龍堡消失在了茫茫沙漠之中。

    鄧肯巫師則沒有離開辦公室,因為這是很正常的一幕,龍堡的人口流動再頻繁不過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鄧肯巫師感覺到了一股魔法波動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動,找來了一位巫師先生臨時代替了他的工作,然后起身朝著主建筑物的另外一處房間走去,這是一間空蕩無物的房間。進入這間房間,他在墻壁上的一個地方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條地道打開了,他進入了地道來到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這處地下室就不凡很多了,有兩米高,但并不寬敞。上下四面八方全部布滿了魔法符文,地面上有一個復雜的魔法陣,魔法陣的中間位置放著一個盆子,盆子內是黑色液體。

    雖然向導帶著冒險者通過趕路的方式來到龍堡,但是龍堡內并不一定是沒有傳送點。

    就像這座龍堡。

    這里不但是一個傳送點,還是一個聯絡處。但是只有極少數人才能通過這個頻道聯系,以及傳送。

    此刻盆子內的黑色液體,正在微微蕩漾。

    鄧肯巫師釋放魔力,打開了通訊頻道。

    “鄧肯,我已經很久沒有吃到美味的人肉,獲得一筆可觀的財富了。”黑色液體開始沸騰,一個宏大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話的內容有點驚悚。

    但是鄧肯卻沒有震驚,因為他知道對面的是一頭藍龍,一頭壯年期就快要進入老年期的傳奇級別的雄性藍龍。

    這座龍堡的合作者。

    這并不正常,但也偶爾會發生。

    龍與龍堡合作。龍堡既可以為獵龍者服務,擊殺藍龍,獲得財富。而龍堡也可以與龍合作,擊殺冒險者,獲得冒險者的財富。

    雙向合作。

    藍龍是一種極為自私的存在,它們對于自己的種族不在乎,甚至對于趕出家門的子嗣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它們只在乎它們的生命,以及財富。

    這一頭雄性藍龍,還是龍堡的信息提供者,它提供了其他年輕藍龍的情報給龍堡,讓獵龍人屠殺自己的同胞。

    所以龍堡與藍龍合作,并不驚悚。

    但又不正常。

    因為龍堡是一個長期的生意,可以持續很久很久。正常而傳統的龍堡,是經過長年的信譽,才發展出來的可以信任的單位。

    只有可信任的單位,才會有不斷的獵龍人前來。

    這種信任甚至是需要好幾代人,上千年的發展才能營造出來的。這是一個細水長流的生意。

    而斬殺獵龍人,反向獲得財富雖然會很快暴富,但是極為短視。如果消息走漏,別說獵龍人們會集體抵制,甚至追殺龍堡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甚至巫師國度,可能也會插手。

    總而言之會導致極壞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在這座龍堡內,發生了這種情況,而且已經持續很多年了。因為這座龍堡行事極為小心謹慎,官方也只有少數人才知道,龍堡與藍龍合作。

    藍龍是貪婪的,對面這位已經很久沒有吃到人肉,發過一筆財了。

    鄧肯想了想也是這樣,這小生意已經很久沒有展開了。他點頭說道:“魯頓先生,我會安排一支獵龍隊去找您的。但您務必做的干凈一點,不要讓它們的巫師跑了。”

    巫師是最難殺的,尤其是在巫師能打開任意門之后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的年紀已經快要步入老年,開始鉆研魔法了,我的魔力充沛,能夠壓制大巫師的任意門。”

    藍龍魯頓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等我送貨上門。”鄧肯巫師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很期待。”魯頓說道。宏大的聲音,多了少許的愉悅。

    通訊關閉,鄧肯巫師走出了這間密室。

    ……….

    風和日麗。

    炙熱的陽光,落在沙漠上,讓整個沙漠的溫度急劇上升,高溫讓空間都似乎扭曲了一般。

    龍堡內也很熱,但是對于騎士們來說卻是無所謂。

    這點高溫簡直是小兒科。

    霍爾大地騎士,巴格拉大巫師,以及西納騎士,霍華德騎士的隊伍。西納騎士走出了自己的房間,他伸了伸懶腰,感覺身體棒極了。

    半個月前,他還是重傷號,現在已經活蹦亂跳了。而上一次獵龍的收獲,更是刺激著他的神經。

    就在西納騎士走出來后,隔壁房間的霍華德騎士也走了出來,霍華德騎士也是上一次戰斗是重傷號,現在也已經滿血復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可以戰斗了嗎?”西納騎士問霍華德騎士道。

    “很棒。”霍華德騎士笑了笑,還一派正經的伸出雙手做了一個健美的動作,展示自己強壯的肌肉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我們去找霍爾隊長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展開新的獵龍行動了。”西納騎士興奮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霍華德騎士笑著點了點頭,眼神也充滿了亢奮。他們兩個來到了霍爾的房間,霍爾正在喝酒,一瓶葡萄酒只剩下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酒鬼,一大早就喝酒。”西納騎士笑罵道。

    “酒精是好東西。”霍爾騎士不以為然道,把剩下的葡萄酒扔給了西納騎士,然后問道:“怎么?想要發財了?”

    西納騎士接過剩下三分之一的葡萄酒,一口悶了。然后一擦嘴巴,點頭說道:“我們的狀態已經恢復了,出發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霍爾騎士點了點頭,隨即召集了小隊的全部人員,前往了龍堡主建筑找鄧肯巫師去了。

    (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河南跑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