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零七章 黃金翡翠棺

    蔓延開來,直至將蟲女完全凍成一座冰雕,她的笑容始終沒有被驚恐而取代。

    長久以來,信念這的人兒就在眼前,哪怕他只是一具冰冷沒有任何生命波動的尸體,但能在見到這具尸體,蟲女就算死也覺得值得,只是她怎么可能真的想死……

    而托舉著凌奉遺體的大地心臟,也不可能讓蟲女這般不堪地死亡,成為一座供它觀賞的雕塑。

    就在蟲女變身成一座冰雕的瞬間,便聽不遠處大地心臟那沉重的喘息聲,吐出一口炙熱的煙霧,像是一根利劍,刺破冰冷的寒氣,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勢,直刺蟲女胸口,那已然被一層厚實的堅冰覆蓋,在氣流成箭擊中之下,咔嚓碎裂聲不絕于耳,眨眼間,崩碎消解開來。

    蟲女停止了的呼吸再次恢復,臉上的笑容更濃,且見到凌奉遺體的欣喜,簡直不需演示,現在的她恨不能邁步沖上前去,一把抱住他。

    不過,蟲女剛有此想法,就被守在一旁,謹小慎微的蟲頭怪攔了下來,他沒有說話,而是看著大地心臟托舉著的凌奉遺體,嘆息中搖了搖頭,“留在這里,不要再前進了,你無法抵抗黃金翡翠棺的寒氣。”

    的確如此,即便強橫如大地心臟,也在那冰冷刺骨的寒氣之中勉強支持,這個叫做黃金翡翠的東西,竟有如此駭人的冰寒,難怪大地心臟即便同于交換凌奉,但也顯的不是多么隨意。

    現在,托舉著凌奉遺體的大地心臟,一口口炙熱氣體從它口中奔出,驅散著襲身的冰寒,每邁出一步,都要吐出五六口氣,之前的輕松與從容,被猙獰,疲累,艱難所取代,只是有一點文起想不通,如此艱難,又如此不舍蟲女離開的大地心臟,為什么要做這件令自己都要承受巨大損耗的事。

    靜靜在一旁觀看著,等待大地心臟一步步走來,直至走出涌動間,仿佛一個看不見摸不到的生命體在控制的迷霧。

    而蟲女那火熱起來的臉龐,在見到不斷走進的大地心臟,以及臂彎上托舉著的凌奉遺體,不再跳動的心臟,因為見到凌奉后活了過來,卻也在看向那仿佛有生命控制的白色霧氣,心又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,只能打消邁步向前這個念頭,不再邁步,靜靜且焦急地等待著大地心臟將凌奉遺體緩緩送過來。

    一點點走過來的大地心臟,在來到白色霧氣籠罩的邊緣,停了下來,并沒走出霧氣籠罩的圈子,就將手中托舉著的凌奉遺體放了下來,已然很是疲累的它,在文起疑惑的眼神中,又向著左側,被霧氣籠罩,看不清模樣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沉重的喘息聲,腳步并不停。

    不過在放下凌奉遺體后,身體變的輕盈了許多,呼吸沉重但不在那般急促…

    就這么目光隨著它的身形移動,直到大地心臟停在一處稍稍露出些模樣的柜子前,將一個有手腕粗細的瓶子拿了出來,文起仍是一臉疑惑,不知道大地心臟這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多奇怪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放著凌奉遺體不管,卻要拿一個瓶子,且黃金翡翠就這么大開著,也不將它關閉,那駭人的寒氣,即便無形中被控制,卻也融入實驗室內的空氣中,漸漸地整座實驗室有如冰窖,寒冷地讓人發顫。

    就在文起胡亂思索間,走去柜子旁的大地心臟又走了回來,有意思的是,它將那個手腕粗,手掌長的瓶子,其上的蓋子擰了下來,就這么隨著手臂不斷前后擺動,飄來要去,直到瓶子內充滿了那白色冰寒的霧氣,這才將打開的瓶子,重新擰上了蓋子。

    而在蓋在擰住的瞬間,原本與普通瓶子無二,卻爆發出耀眼的光芒,那不是瓶子本身的光芒,而是瓶子內承裝的白色霧氣所散發的光芒。

    淡金色,卻又翡翠般的翠綠,并不搶眼,像綠葉襯托花朵,但不管看向哪一處,那種顏色,都是那般耀眼絢爛。

    文起本這顏色深深吸引,也被這整件事情搞的糊里糊涂,腦子像是進了水,想不明白,大地心臟到底在干什么,且也見不到蟲女有一點精神上的波動,仿佛石化了一般,沒有表情地看著這一切,而蟲頭怪更是如此,只是多帶著點恭敬,甚至是崇拜,凝望著大地心臟,還有它手中正散發耀眼光芒的瓶子。

    “它在做什么。”文起壓制不住心中的好奇,忍不住卻不敢大聲地說道:“那個瓶子到底有什么作用,拿著它遇到霧氣,怎么就會有顏色。”

    這是文起心里最基本,也是最想問的,而深入的問題,隱隱地猜到了,只是不敢確定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不敢確定的事,恰恰出現在眼前,印證成為了事實。

    那走回來的大地心臟,在看了眼手中抓握著的散發彩色光芒的瓶子,手指不知道點向了何處,一束光芒從瓶底爆射而出,穿破濃厚的白霧,打在靜躺地上的凌奉遺體。

    肉眼可見,更是駭然不已,躺在地上的凌奉遺體,竟然化成一點一點如星光般璀璨的光點,就這么消散開來,被牽引著緩慢流向了瓶子底,在光束的分解與引導下,不多時,也就五息,凌奉的遺體完全消失,而他所躺的地上,白霧緩緩聚攏,閉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大地心臟拿著沉甸甸的瓶子,沒有看向蟲女,將平在揣入懷中,向著大開著的黃金翡翠走去。

    那炸裂開來,卻懸浮在空中的碎塊,被云霧般的絲線連接,輕輕地上下飄浮著,而走進的大地心臟,在來到一處與胸口齊高的懸浮碎塊前,左手輕點碎塊邊緣。

    上方兩點,下方一點,就見懸浮的碎塊閃爍起來,略微一抖,一股極強的吸扯力,將附近懸浮在空的碎塊吸扯而來,硬生生與其拼接。

    這還沒完。

    只見大地心臟在第一塊懸浮碎塊拼接起來,腳下步子變的快了許多,以第一塊拼接碎塊為起點,繞場一周,每個五步距離,便伸手點向一塊飄浮在空的碎塊,有時點一次,有時點三次,并無規律可循,卻在它急速掠動下,飛快點動間,那破碎開來的黃金翡翠,重新凝聚在一起,但卻不是一個像桌子般的長方體,而是像半個雞蛋殼般的球體。

    球體飄浮在空中,而飄散四周的白色霧氣卻陡然變得更加濃厚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河南跑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