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值不值

    空無一人的家園空間,只雛田一人在這里。

    范圍擴大到十萬平方米,需要建設的建筑,設施,布置,成倍式提高。

    這事兒急不來,也不能急,慢工放能出細活,評價一百分的獎勵非常高,想要得到更好,就不能怕麻煩,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。

    雛田深知,這個世界上不怕辛苦,怕的是辛苦以后得不到應有的回報,能用勞動換來對應的好處,已經足夠幸運,雛田不會抱怨。

    鋪設好一塊草坪,中間架設十字路,用大理石磚給它覆蓋上,十字路的中間,又要建設一座噴泉,噴泉里是一座雕像,這雕像,建設圖紙里給的樣式是雛田自己,高十米,由純金打造,實心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這家園里,一應需要,材料庫里應有盡有,取之不盡用之不竭,放到外面,誰能那么奢侈的建如此存在,哪怕是建好了,也長久不了,這可是純金,掰下一塊來就能換錢。

    需要建設的眾多設施里就有著采礦場,采礦場可以隨機挖到金礦,銀礦,鐵礦,包括煤礦在內的各種礦石。

    有了此前伐木場,采石場,煉鋼場的先例在,雛田不會著急建造這采礦場,因為一旦她擁有了能自行產出的來源,材料庫里,與之對應的那類材料就會消失。

    十比一的時間差,雛田在家園里工作,對外面的本體就相當于是在睡覺,做夢,醒來后一點不覺得疲勞,反而是精神飽滿,比之正常睡覺還要來得養神。

    ~~~

    早晨,天還沒亮,雛田睜開眼,一點沒有初醒時的迷茫,鯉魚打挺般跳起,下了床,背起兩具傀儡在房間外的空地上走動。

    高達一千兩百斤的負重,對雛田的負擔不小,她得用查克拉作為支撐,才勉強自己不被壓垮。

    汗,逐漸出現,雛田呼吸均勻,控制節奏,每一步邁的距離都是一樣,猶如拿尺子量好,汗由少到多,漸漸地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前世沒少去健身房,有氧運動,無氧運動,怎么樣能合理的挖掘這一身體的潛能,盡量少的減輕負荷,雛田門清。

    昨天的極限是五百三十六步,今天,雛田咬牙,硬是多堅持了四步,走至五百四十步。

    每天大魚大肉的吃著,各種珍貴藥材的補著,不動,這么多營養消化不掉,吸收不了,是藥三分毒,這些藥里的毒,沉積在體內,短時間內看不出什么,到以后,問題就會出現。

    而隨著這高強度修行,加快新陳代謝,這大量汗水將一部分毒給帶出體外,每次修行過后,雛田都會感覺到渾身一陣的輕松。

    休息一會兒,走去洗漱,沐浴,這轉眼,就到了早餐時間。

    雛田在父親,母親,妹妹那見怪不怪的注視下,拉著木桶在吃飯,雞塊,豬排,牛羊,制作的超級美味,拌進米飯里更好吃。

    那氣血旺盛的老虎內臟,王八,海鮮等物熬制的湯,三人一人喝一小碗,剩下的大半鍋,雛田端起來一口悶下,查克拉保護著手指,絲毫不在意那冒著熱氣,滾燙的砂鍋。

    不止是湯,連那里面的肉,雛田也沒放過,生得一副好牙口,便是連骨頭,咔吧咔吧的也能咽下。

    父親嘴唇顫抖,面容鐵青。

    母親目瞪口呆,筷子上夾著的丸子遲遲沒動,掉了都沒察覺。

    妹妹很快吃飽,撐著下巴坐一旁看著姐姐吃。

    殺手有時為了任務,要深入到深山叢林,有時又是沙漠,帶的食物不夠,為了活下去,不得什么都吃嘛?只要沒毒,就能吃。

    雛田這吃法,還真沒幾個人能學得來,哪怕是日足,也做不到像女兒那般,面不改色的吃著各種動物內臟,骨頭掰斷,吸里面的骨髓。

    飯后,日足偷偷的吃了兩粒藥,這心臟受不了啊,看一次嚇一次,他這生了個什么玩意,感覺比以前更能吃了。

    雛田坐著消消食,好一點了就又回去鍛煉,修行。

    照樣是背著兩具傀儡在走動,她不缺戰斗經驗,前世打生打死半輩子,什么場面沒見過,她缺的是身體素質,只要身體素質上來,提升多少,實力就增加多少。

    動一動,轉眼又到了上午茶時間,雛田等落了汗,吃了些味道不錯,甜甜的藥丸。

    這藥丸是補氣血,養精神,一粒藥丸的價格就抵得上平民一家三口的半個月花銷,雛田這是跟吃糖豆似得,也不數多少,擺在盤子里的都要吃完。

    拍拍手走去吃飯處,那已經準備好了飯菜,一邊吃,一邊開啟白眼,看向在道場里,被父親監督著修煉柔拳的花火,雛田加快速度,三兩下,風卷殘云的將這頓吃完,固定的消食時間,隨即繼續鍛煉身體。

    吃了鍛煉,鍛煉完再吃,如此循環著。

    雛田這嬌小的身體里,蘊含著非常大的能量,是食物與藥物的效力,潛伏在四肢百骸,每一個細胞里,伴隨著雛田有把握的高強度鍛煉,一點一點的把這些能量給壓榨出來,轉化,成為自己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是雛田一天的生活,很枯燥,很乏味,很單調。

    紅老師透露了即將要開始的中忍考試,得益于此,第八班的任務暫時告一段落,沒有任務,雛田就沒了出門的必要,每天窩在家里。

    中午,吃了午餐準備去鍛煉的雛田被父親叫住,跟著走去道場。

    “不準用傀儡,你們兩個打一場。”日足說完,與其它在場的人一起,跪坐在一旁,仔細看,除了宗家的長老,就是連分家也在。

    砸了那么多資源下去,得見一個響啊,從來沒遇到過如雛田這般能吃的宗家,每天所花費的用度,讓人咂舌,別說分家,就是宗家的一些人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要證明這些花費是值得的,不然大家很難接受,所以,就有了這場切磋。

    “寧次哥哥···”雛田糯糯的道。

    寧次頷首,冷淡道;“雛田大人。”

    沒什么好說的,兩人之間的隔閡,從寧次父親死去的那天就已經存在。

    宗家長老揚聲,道了句準備。

    雛田,寧次站定,離對方有十米間距,單手結對立之印。

    宗家長老又道了句開始。

    同時,兩人瞬開白眼,朝著彼此沖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雙掌對上,強勁的查克拉仿佛巨錘,悶響迸發,腳下的地板支撐不住,崩裂破碎,雛田后退三步,寧次后退兩步,落腳點跟著塌陷,抵消掉這股力后,又一次對在一起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河南跑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