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熔洞

    無數個令人瘋狂的幻境接踵而來,馬修好似做了一場無休止的大夢,在這些駁雜而又飽含深意的幻境中醒過來后,他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熔洞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站在這里,和他同一時間睜開了眼睛,彼此驚悸的對視。

    馬修率先發話了,“剛,剛才發生了什么……我們進入幻境了嗎?”

    古魯布拉咽了口唾沫,“我看見一個模模糊糊的女人影子,拉著我的手在唱著什么。”

    碧姬點點頭,“我也是,不過我好像并沒有聽清楚她在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馬修問向跟隨的戰士們,一個戰士摸著腦袋遲疑的回答道:“我只看到了一堆無意義的線條,還有讓我心里發毛的嘶吼聲一直在想。”

    是集體幻境無疑了,馬修暗中思索著,每個人看到的幻像都不一樣,或者說,有可能是明確度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剛才的那個幻境到底代表著什么呢?他隱隱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這不是重點,現在要考慮的是,這片火山周圍的秘境,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,還有,這是哪。

    他緩緩抬起頭,觀察四周。

    這是一座無比敞亮的熔洞,頂上是斜著聚龍成一個錐面,最頂端則是空的,天光透了進來。

    這個地形……難道是火山內部?

    我們不知不覺中,已經到了目的地?

    他將視線向下移,中空的火山內部,布滿著大片大片金紅色的棱體狀礦石,密密麻麻的插在內壁上、地面上。

    碧姬突然驚訝的呼出聲:“薔薇大人在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順著她的指向看過去,馬修看到了薔薇的身影,正靜靜的站在一片熔漿之河面前。

    流動的熔漿之河源頭從熔洞最深處的地心冒出來,緩緩的流淌著,繞著整個熔洞盤旋了一圈。

    馬修走了過去,他并不知道這個地方和薔薇有什么關系,以及,為什么自己的幻境中是她的身影,這些念頭一一閃過腦海,馬修試著走在了她的身后幾米處停下。

    “女巫大人,您知道剛剛是怎么回事嗎?”他試探道。

    薔薇慢慢轉過來,馬修驚訝的發現,她的臉上躺著兩行淚珠。

    “嗯?”而薔薇好像并沒有察覺到,她茫然的眼神透過馬修,神魂還沒有歸位。

    “我們剛剛在向著火山前進的時候,應該是遭遇到了集體幻境,等到醒過來的時候,就已經到了火山內部,您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?”

    “幻境?”她偏過腦袋,呆呆的反應了好半天,整個人才清醒了過來,“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。”

    得了,這也是個一問三不知的主。

    .

    行走了大半天,眾人也已經很累了,馬修讓戰士們原地休息,而他們則開始探索火山內部。

    這原本就是計劃中的目的,雖然過程詭異了一些,但是他們還是成功抵達了火山內部。

    馬修先是走近了那些金紅色的、閃閃發光的礦石。

    離得近之后,他才發現這些看似細小的礦石實際上是多么的純粹和巧奪天工,每一塊上都有獨一無二的美麗花紋,看樣子是被潮汐千萬次沖刷而形成的產物。

    薔薇湊近了一些,一把抓下來一個,拿在手心里把玩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些是好東西。”她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發光還有什么用嗎?”馬修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薔薇握緊它,默念了幾句咒語,而后金色的火焰升騰起來,在空中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火鳥形狀,她揮手驅散了這個法術,然后認真的看向馬修,“這里面蘊含著巨大的能量……你該見識到我之前的釋放的這種火焰的威力了吧,雖然溫度不外泄,但是它的燃燒離無比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這可以幫你釋放法術?”馬修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,僅僅是抽取魔力的話,就連我給你的那塊火云石都可以做到,但是其中的魔力僅僅足以支撐我釋放一次咒法,就會破碎掉。而這種礦石……”

    她攤開手掌,手心的那塊金紅色礦石除了光澤近乎變淡了一點點之外,幾乎毫無變化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么一小塊,里面的能量卻遠遠比我自身的魔力浩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這是一塊魔法礦石嗎?”馬修拈起它仔細端詳,里面金紅色的光華流轉,又隱沒。

    “不是,這上面沒有任何魔法氣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…”馬修心里一動,“你能釋放一簇火苗嗎?不需要金色的那種,最普通的火苗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薔薇不解的點起手指,一簇火焰從手心冒出來,馬修將這塊礦石伸了過去。

    眨眼間的,火焰傳達到了金紅色礦石上面,金色的火焰在其上慢慢的升騰起來。

    薔薇睜大了雙眼,“這……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它的確不是魔法礦石,它是燃料。”馬修強壓著心中的激動,顫聲說道。

    發家了,真的發家了。

    經歷過石油時代掀起的幾百年工業時代,他非常清楚這種東西將會帶來怎么樣的腥風血雨。

    薔薇呆呆的看著那簇金色火焰,“怎么會,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馬修注意到了她的不對勁,“有什么問題嗎?”他心中一緊,這才發現自己忽視了一個問題,如果這個女巫想要強占這里的話,自己根本沒有說話的余地。

    薔薇突然抓住馬修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什么鴨!”

    冰涼沁骨的手掌上傳來根本無法抵抗的力道,她無視了馬修的假意害羞,將手掌伸向了金色火焰的旁邊。

    預料中的高溫灼燒并沒有出現,即便是自己的手掌和焰心已經隔了不到一厘米,依然感受不到任何溫度。

    馬修的心里閃過一絲不可明說的小失望之余,也發現了些許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感覺到了嗎?這種金色火焰和我的火焰一樣,溫度完全內斂,全部集結于焰心,然而焰心的極高溫度,一絲火苗的破壞力就足以瞬間燃穿鋼甲。”

    馬修不明覺厲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為什么我的冠冕是——洞徹與地獄之女巫嗎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的權能是‘側寫’和‘焚’,相當罕見的雙權能。側寫給予了我通過跡象還原本質的能力,所以人們稱我「洞徹」,「地獄」……則是因為我的火焰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這種金色火焰?”

    “在外界中,我的火焰被稱為地獄之火……因為它們實在是太過于恐怖。如果這滿山的礦石流到外界的話。”她突然打住了自己的話頭,神色凝重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任何一個普通人就足以釋放這種毀滅性的火焰。”馬修替她補充道。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我原本獨一無二的力量就變得普通了。”薔薇的關注點完全和馬修不一樣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河南跑马走势图